援鄂医护日记

援鄂医护日记-全球最贵的车
编辑:温州动车事故真相                  2020年02月17日 07:30:49

援鄂医护日记

家人是软肋也是铠甲对于此次出征武汉,许诗琨表示,“我一个人是无所谓的,但我有家人。他们都是很传统的中国人,可能说不出什么肉麻的话,但我知道他们一直在担心我。每天下班回酒店,我都要和家人打个电话报平安。”

在大夜班的前一晚,许诗琨还发朋友圈展示雄心壮志:“今晚我将在金银潭医院北三病区值大夜班,作为东方医院急诊医学部的一员,面对疫情,我将义不容辞冲在一线!”然而,大夜班结束后,这个高大壮实的青年小伙显然累了,他向记者表示,“全副武装太吃力了,防护服让人行动不便,戴上眼镜看东西也模糊了。我打针的时候得特别小心,很怕戳到自己。我们8个小时都没有上厕所,等走出医院后,我才敢戴着口罩深呼吸。”

“哎哟,怎么可能不怕,都是血肉之躯啊,我还有两个女儿呢!”谈到心路历程,程克斌大方地承认了起初的恐惧,但他也表示,“刚开始对疾病知之甚少,防护物资也不充裕,所有人都有紧张情绪,但现在好多了。我们相互之间熟悉了,团队也磨合好了,物资也没那么紧缺了,更要加油干!”

“作为医生,谁也不愿意让自己的病人逝去!我们什么手段都用上了,病人还是离开了,心里肯定不是个滋味,有的时候觉得无助……但是,我们现在对这个未知疾病熟悉起来了,工作经验也在积累,治疗手段不断增加,相关新药临床研究也在开展,死亡率肯定是会降的。我们就是来降低死亡率的!”程克斌坚定地说道。

“我们工作主要有两部分,照顾病人吃喝拉撒其实不算什么。重要的是,我们面对的都是重症病人,一定要时刻关注他们的心律、呼吸、脉搏、血氧饱和度。”由于疫情爆发在春节期间,不少护工都回乡过年了,平时可由护工完成的工作,现在都由护士做。但是,穿着防护服无疑又给这些工作增加了难度。

一切来得太突然当《国际金融报》记者通过语音电话联系到他时,他在武汉支援已经超过20多天。但许诗琨记得很清楚,2020年1月23日10点,是东方医院要求所有医护人员严阵以待、全力以赴援助武汉的开始。

“最近生活还不错,我喝到喜茶了。”程克斌向记者欣喜地表示,“社会上很多爱心人士以不同方式帮助我们,给我们送各种东西,国家乒乓球队还给我们送了爱心晚餐。我记得有个好心人,怕我们冷,车子一路开过来,十几个小时没休息,给我们送上了老式军大衣。我前几天说自己手受伤了,企业还捐赠了一箱重组牛碱性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凝胶来给我涂手。我还分给了我的同事们,大家都心里暖暖的。”

晚上11时21分,许诗琨登机了。1月25日,他和来自上海52家医院、136名医护人员一起到达了武汉市金银潭医院。

“我们就是来降低死亡率的”

谈及后方的家人,许诗琨很是思念和感激。据悉,他的家人总是“想方设法”给他支持和鼓励。1月底,3岁儿子发来一段短视频,笑着对镜头说:“爸爸去武汉打怪物了,爸爸真勇敢!”2月初,许诗琨还收到了来自父亲和妻子的家书。

援鄂医护日记

武汉的死亡率之所以较高,在程克斌看来,首先是因为处于疫情中心,患病人数多,这就导致了危重患者相对较多。其次,由于疫情早期阶段,对疾病认识有限,当地医疗资源在短时间内承担压力过大,无法正常运行。此外,很多危重病患者年龄偏大、自身基础疾病较多。这些都共同导致病人不幸离世。

1月25日,程克斌和上海首批援鄂医疗队一起到达了武汉金银潭医院。为了更合理地使用医疗资源,武汉金银潭医院的北二楼普通病房和北三楼重症监护病房被接管。程克斌目前就在北三楼的重症病房上班,而这一战就是20天。

重症病房的揪心首夜1月26日下午2时30分,上海援鄂医疗队正式进驻并接管武汉金银潭医院北二楼普通病房和北三楼重症监护病房。所有医护人员被分成医疗团队和护理团队,分早班、中班、夜班轮流值班。

许诗琨:我在武汉金银潭“脱下白衣,我们是母亲、是父亲,是女儿、是儿子,是你们身边再平凡不过的朋友;穿上白衣,我们就要面对病魔,为人们的健康保驾护航……”这是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上海首批援鄂医疗队队员许诗琨护士2月3日的朋友圈,那一天,是他离开上海的第11天。

据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介绍,截至2月11日24时,全国共报告医务人员确诊病例1716例,占全国确诊病例的3.8%。其中有6人不幸去世,占全国死亡病例的0.4%,湖北省报告1502例医务人员确诊病例。

谁能忍受除夕夜突然的分离?谁在使尽解数与死神争夺?那必须是人民医生!疫情发生以来,《国际金融报》记者一直在记录。记录身处一线医护人员疲惫的思念,记录他们与死亡相抗的勇敢,记录他们脱下防护服后伤痕累累的笑容,记录他们伤心时刻的无奈与惋惜……

作为一位急危重症护士,许诗琨随后轮到了赴鄂后的第一个大夜班。在1月28日的值班夜里,有两名病人的血氧饱和度突然下降到四五十左右,非常危险。经过全力抢救,医生下医嘱使用了一些静脉注射的增强呼吸药物,情况得到缓解。“我看着病人难免揪心,他们有的和我一样大,也是胖乎乎挺时髦的人,就突然病危”。

在跟病人的日常接触、沟通中,许诗琨感觉病房内始终“一条心”。“大家都相信能够战胜病魔。病人理解我们工作艰辛,都很配合。有的病人躺在床上刷抖音的时候会想拉着我一起看;有的病人还给我用武汉话夸他们这个城市好,时间久了确实有感情。”

程克斌:我们就是来降低死亡率的

【编者按】

“我们现在主要有三种班,查房班、日班、夜班。主要工作是查房、救治病人、写医嘱、写病史、给病人家属打电话交待病情变化。上班过程是不吃不喝的,夜班强度最大,很辛苦。如果病人夜里说不舒服了,我们就得查看病人。在上海,因为有重病监护系统,我们可以实时了解病人的生命体征。但是,在这里我们只能在床边处理,直到患者平稳,床边监护仪指标好转才能离开。现在政府要求全力收治,我们还加了11张床,更忙了。”

父亲在信中毫不掩饰自豪之情,“诗琨儿子:见信好!你在武汉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工作中辛苦了……”而在其妻子寄来的信中,有部分内容是这么写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正在蔓延,但是有你,有千千万万像你一样的英雄在前方,我们很安心,我们有信心战胜它。生活处处皆是战场,我一直也是你坚强的后盾……全家人等你平安回来!”

据悉,在医护人员的精心照料下,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出院人数突破20人。2月10日,湖北省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新闻发布会,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向社会宣布,医院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累计1500余例,截至当日,在该医院出院患者当中,没有出现复发和再次感染的病例。

电话那头的程医生专业地做着讲述,采访全程20分钟说话始终平稳镇定。但电话这头的记者感觉很震撼,内心波澜起伏不断。作为毕业后刚入职的新人,这么近距离地收听前线故事,忐忑、担心、焦躁、惊吓、欣慰、喜悦、自豪……感慨万千!

“疫情不除,我们不回”谈及此次除夕出征的经历,程克斌回忆道,“我在除夕前一天就瞒着家人报名了,但没想到除夕当天就要出发。时间太紧,顾不上和孩子们解释,今年的压岁钱也没来得及亲手给她们。但是,我妻子和女儿都特别理解、支持我。”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年三十我们就要求出发。当时我们全家正在吃年夜饭,太突然,太意外!我东西都来不及仔细收拾。”他回忆道。

“再忙再累也要上”“日常工作当然忙了,这么多病人。我们这还是个重症病房,总有突发情况要处理,但我就是干这个的,再忙再累也要上。”说起自己的工作,程克斌满是自豪。

“卫生教育有待加强”在采访的最后,程克斌还提出,“等这件事结束了,我们一定要好好反思。一方面是传染病的防控,疾病太复杂了,风险又这么高,社会各界对传染病怎么重视都是不为过的,一定要加强预防监控,把力气花在前面。”

病人和我们一条心如今,为了更合理地安排医护人员工作,许诗琨和同事们的工作排班已经由8小时工作制改为4小时工作制。“穿4个小时防护服比8个小时好太多了,也不用憋尿太久。当然,也可能是我的身体适应防护服了”。

在和记者的对话中,对于病患,许诗琨更是“如数家珍”,他和记者分享了最近让自己印象深刻的几个病例。“上周六(2月8日)接班,一个病人一个劲问我15床什么情况,我了解后知道他们是夫妻。其实,他老伴情况严重多了。我就告诉他,他老伴现在睡着了,一直都积极配合治疗,让他不要担心”。“还有一个病人,这些天情况好转了,要我给他拔留置针,但这个是危急情况送药用的,而且怕拔出来可能就插不进去了。我给他解释以后,他表示自己能坚持”。

“可以说,病房里的景象是我前所未见的!抢救时时在上演,但这就是所有重症病房的日常。”程克斌是上海首批援鄂医疗队队员,也是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的副主任医师。

除了救治病人,业务学习也是程克斌和他的同事们日常要做的事情。“会有一些教授、前辈、同行来给我们上课。内容包括如何正确使用先进设备,这个疾病最新的诊疗思路是什么等。我们也要不断学习、提高业务能力,了解国家卫健委的诊疗规范进展,这样才能更好地做好抗疫工作。”程克斌介绍。

从那时起,许诗琨就意识到,2020年可能会不同寻常。“当天,我们工作群发出了去武汉的号召令,我报名了。当时心里也紧张,毕竟是个未知的传染病”。

“我们最近生活很不错”程克斌至今尤记得,自己有一次给病人家属打电话沟通病情,接电话的是一位老人家,在电话那头号啕大哭。“我问出什么事了?对方说,老伴一辈子不容易。自从和先生结婚40余年来,两人从未分开过,自己想陪陪他。我告诉她,你不能来,这是传染病,我们会替你陪着他的。”

匆匆参加完欢送会,许诗琨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告别家人时,爱人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并告诉我,让我放心去武汉,到达后认真工作。我心里一阵发酸,不敢面对她的眼神。”

谁的一辈子又容易呢?正是这份温暖与感动,给了程克斌和他的同事们力量。与此同时,来自社会各界的爱,也让程克斌很感激。他说,“出征当天,我们上海市肺科医院领导张书记、张副院长等亲自前往机场送行,艾院长也打电话来关心鼓劲,医院还特意安排医务处、工会等部门与我们对接,关心我们的生活和防护物资,为我们在前线冲锋陷阵解决了后顾之忧。”

在交谈中,程克斌向记者表示,“疫情一日不除,我们一日不回。”他认为,现在武汉当地紧张局面在缓解。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都已经开始收治病人,缓解了很大的压力。政府征用了很多的大型宾馆、体育场所,国际会议中心改造成方舱医院,进行专业的隔离。还有来自祖国各地的医疗团队在积极驰援,疫情会得到很好的控制。

世界上最深的洼地|安禄山与杨贵妃|我国最早的字典|诸葛亮之墓|世界十大水怪|安禄山与杨贵妃|越南乳瓜|十大将军排名|温州动车事故真相|世界上最贵的车多少钱